追蹤
來遲山山之戀
關於部落格
山情‧朋友‧生活
  • 784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心情]夜衝陽明山。大屯主峰insomnia。紮營。日出。

不知道哪來的心情,大約是兩個星期前。突然想說要趁著還是大學生的時候,做個大學生會做的事。努力的搜尋我的小引擎,才突然想到去夜衝陽明山。

這在一般大學生眼裡看起來,也許不算什麼。可是對我來說有些吃力。為什麼呢?不瞞各位,我本人在夜晚的視力比起白天會退化很多。所以在夜晚會看到比較多的正妹XD。加上不太想要當天夜衝上去然後在夜衝下來,這樣很累。所以就決定要在大屯主峰上面紮營,順便看個日出。

等便宜弄完了一些課業的事情。大約11點多。這時候才出發。

這天的天氣還滿不錯的,稍微冷冷的而且沒有下雨。說不定真的可以看到不錯的夜景和日出~飆了熟悉的塔悠路,然後接過去大直橋,可是在大直小小的迷路了一下。不過沒有關係,可以到目的地就好。到了仰德大道的時候,覺得好不可思議~因為要去夜衝的人比我們預期的多太多了。而且成群結隊的,一台比起一台車速還要快~真的很誇張!!

就在上坡剛剛開始的時候,突然便宜大叫了一聲。"哇,我的手機掉了"。回頭一看,只見到一台台的飆仔已大約70的速度飆上來(有的還不加上消音器),根本就看不到手機在哪裡。這時我想說''完了,這手機應該凶多吉少了"。終於,等車子比較少之後,'下車去找,發現原本白色的手機已經骨肉分離,鍵盤的殼子、電池、電池的外蓋,通通都脫離了手機的本體。正是所謂的五馬分屍~這時心頭又揪了一下,想說"這趟夜衝的代價還真是高昂,該不會跟我和信維去西寶國小的代價一樣吧..."。

看著便宜著急的弄了一陣子,怎樣都組不起來。我想說來試試看好了~死馬當作活馬醫吧。這時候,奇蹟突然發生了,不知道是我手太巧還是怎樣,手機的鍵盤蓋被我裝回去了,然後開機之後還能正常使用!!!這時候突然覺得nokia真的是太強啦~我以後再換手機一定要換nokia的!

一路蜿蜒的上坡,讓我們有點暈頭轉向。加上剛剛的手機分屍事件,真的讓人有種驚魂未定的感覺。越上山,天氣越冷了。在文化大學的附近我們停了一家7-11,這時才發現大家都在看我們。剛開始我還想不通,後來才知道是便宜背的大背包實在太過顯眼。而且重量不輕(內含帳棚、睡墊、睡袋、瓦斯爐頭鋼杯、還有一些食物....),真是辛苦便宜了~能夠辦到這樣的女生我想只有登山社的吧~

越到山頂氣溫越是下降。幸好我穿了monckey加上我家的黃色kappa雨衣。往大屯主峰的路要上去百拉卡,而百拉卡公路就在仰德上面左後方一個很不起眼的小路口。聽說百拉卡是練單車的一條精典路線,改天一定要給它騎一下的啦~不過以我這樣的龜速,我看我還是不要拖累其他人,自己慢慢騎好了。才剛剛想到這邊,突然發現這條百拉卡在晚上的時候,是沒有路燈的,還可以看到比剛剛山仔后涼亭更美麗的夜景。還有一個更好的優點,是大家都不知道這裡可以看夜景~總歸幾個條件,得出的結論是,這裡是一個約會、把妹的絕佳好地點,這是一定要報給痴漢這廝知道的啦!!

騎了騎之後,在右手邊我們看到了一個叉路。想說根據剛剛的經驗,可能是往山上的路。再加上後面有人一直murmur說"我記得大屯山上面是有電塔的耶~"於是我們就騎了上去。沒想到上去之後,越來越不對,路越來越粗糙,最後變成了水泥路面,還有越來越陡,陡度感覺跟花蓮的楓林步道差不多。硬著頭皮快要騎到底的時候,看到了遠方的電視塔,一直很興奮說快要到了~結果迎接我們的,是一聲狗狗的常嚎~~~接下來是狗群們的附和。這景象真的是嚇壞我了,我的腎上腺素這時開始狂飆。想要回頭,可是坡度太陡加上路太小,剛開始只能先倒退,情況危及到了頂點!這時,只好請便宜先下車,然後我慢慢的調頭才順利的脫身。

好不容易,我們終於到了大屯山的登山口。而這裡其實是有公車站牌的,而且有個販賣機和廁所。相當的顯眼。所以看到這樣,我們不禁為自己剛剛的愚蠢嘲弄了一下自己。從這裡上山就很快了。到了山上,果然也是有電視塔,不過這個大屯主很明顯的比剛剛那座奇怪的山平易近人許多。雖然還是有S型彎道,可是都是慢慢的起伏。然後慢慢的approach山頂。

到了山頂,我們才發現我們錯了。這裡根本就是台北夜貓子辦party的地方。曖昧的人來這裡曖昧。失戀的人來這裡療傷。上班族們來這裡吐槽老闆的不是。死大學生來這裡自嗨練團康......總歸一句話:這裡,是絕對不適合睡覺的。可是,怎麼辦呢?帳棚都帶上來了,還騎了這麼多冤枉路,不在這裡紮營實在對不起自己。於是,我們又硬著頭皮紮營了。可以想見,在那些人的眼中,我們的行為是多麼的怪異阿~不管這麼多,先煮個麵來填飽肚子一下,然後再開始紮營。

上次紮這頂帳,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再加上忘了帶頭燈,所以紮的特別慢~大約有20分鐘吧,冷都快要冷到變成冰棒了說。不過等到搭好了帳棚,完全就不一樣了,裡面溫暖又舒適,比較可惜的是外面一直有夜語呢喃中。

但當你聽到,"挖,這裡有人搭帳棚耶","好想進去睡睡看喔,外面好冷喔,裡面一定很暖和",有一股驕傲就會油然而生~而當整個晚上一直聽到不同的人說著同樣的一句話,原本吵鬧的聲音就變成了背景雜訊時,此時就是睡眠的最佳時機了!

我記得,睡夢中,好像有一陣子耳根比較清靜。可是之後出現了歐巴桑的聲音,好像突然從電吉他的主旋律換成了依依喔喔的二胡或嗩吶。而這也代表說,就快要日出了!!

年輕人的聲音越來越少,歐巴桑和歐吉桑的比例漸漸的提高,看起來好像某種消長。實際上,大屯主峰上的人數幾乎保持衡定的狀態,這實在是不可思議的景象說。便宜好奇的出去看看,才發現我們的帳棚外面架了一整排的DSLR,而且有三個中年男女(就是那種登山社會隊的阿伯和太太...),正在操弄著他們手上的3C巨獸。這景象實在是怪異到了極點!

在大屯主峰的這晚,我看到這樣的各個年齡層的人,來到同一個地方。也許她們的心情都不一樣;也許他們的生活歷練也相差地遠。可是不可否認的一點,他們都是懂得享受人生的一群人!看到他們這樣認真的過生活,我內心實在覺得自己很幸運。為什麼呢?我很慶幸大學時代參加了山社,再加上在北醫唸書,我培養了一些興趣和價值觀。而根據我自己的觀察和體悟(不一定正確...),這樣的價值觀雖然不入主流,可是應該可以安身立命一輩子~剛剛好可以慢慢替體驗人生,汲取養分。

這種感動,隨著日出的若隱若現,顯得更加的刻骨。而此時,我似乎已經忘記了,在旁邊的老伯和阿桑相機的咖擦聲音和旁邊大學生的嬉鬧聲;取而代之,我內心出現了難得的平靜。上次這樣的感覺,是在花蓮的時候,是在山上的時候,是在我騎乘鴻門宴飽纜太平洋以及縱谷的時候。

我知道,在紛擾的台北所追逐的生活,最終的目標就是這樣的平靜、恬適。

收拾好東西下山了。雖然幾乎一夜未眠,但內心的澎湃足以支撐我抵達位在信義區的北醫。然後回到家,補個好眠然;然後,試著永遠的記得這晚難得的感覺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