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來遲山山之戀
關於部落格
山情‧朋友‧生活
  • 784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心情]益友與損友


pinzy很有趣,是她發現了這句話最大的bug!!
人腦總是習慣簡單,習慣歸納。這也許和我們的理性教育有關。
所以第一次接觸這句話的人,難免陷入了二分法的危機。
總而言之,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輕易的背分類到這兩邊的其中一邊的。

我漸漸的體認到,朋友真的是一個人生命、生活中很重要的資產。當你離開一個地方,仔細檢視一路走來的一切。有些人只是萍水相逢,而有些角色,總是像魂魄一樣散之不去;有時候很討厭,可是有時候卻又會特別想念。

昨天參加了可能是大學生涯中的最後一次郊山活動了。皇帝殿。
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故意,這條路線,也是我第一次參加的山社活動(那時候適合歡西峰的行前訓說)

昇峰,(還是一樣沒有變)嘴砲多、貢獻少、有事先落跑。可是他,並不是我的損友。
很懷念跟他一起去"pseudo雪山西稜"那段同甘共苦的日子。
在皇帝殿登山口,看到他拿出一大包用密保諾包好的衛生紙,說要去大便。這熟悉的動作,牽動了我所有的回憶。這也讓我懷念起智閔、懷念起飄飄。
不知道怎樣的,我就是無法懷念勤哥。

勤哥是特別的,如果所有的山社人都有一個獨特的顏色。他是個沒有顏色的人,更正確的說,我不敢斷定他的顏色。認識很多年,我總是呆呆的向他坦承我心中的不悅,和他一起幹噍羅斯福路女孩的不是;單純的以為,我們是同一陣線,是同仇敵愾。直到知道那令人錯愕的消息為止....

智閔說,勤哥的作為改變了我很多。我漸漸地更加認定,人性本惡的思想,一樣跟以前不太相信不熟的人,現在連一些好朋友都不太相信了(尤其是當利益有衝突的時候....)不過智閔說,他會證明給我看,他並不是像勤哥一樣的人。我只是淡淡的應了一聲:喔~~我知道,智閔是益友,但不是簡單的分類就能描述。

無所謂因為朋友變質而刻意的逃避。我依然要活在當下,樂活。這是花蓮兩個月教給我的一切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