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來遲山山之戀
關於部落格
山情‧朋友‧生活
  • 784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見習]"聖女貞德"與"黃金羅盤"啟示錄~精神科(身心科)

也許是今天太有感觸了,可是一方面因為希波克拉底的誓詞,我無法描述我今天經歷的一切。也因為這神聖的工作,保密是保持神聖的一部份。一但破壞了這個與醫學之父的誓約,這份職業將像染污的白袍一樣,永遠看的到一個明顯的髒污。另一方面,這個私底下的故事太過於聳動,病友們得到這樣的疾病,就等同於宣告必須將自己的內心與過去敞開給我們,已經大大的侵犯了他的人權。所以,我們必須,也一定,務必要幫助他們保有最後的尊嚴。

還記得"送行者-禮儀師的樂章"嗎?其中的一幕,是當男主角的妻子發現了他的職業,覺得他很骯髒和可怕,而且不想跟他住在一起。但是,男主角因為在禮儀師這項工作,獲得了無比的成就感,所以不願意放棄...

看了幾天精神科學長姐的生活,我覺得禮儀師簡直就像是精神科醫師的翻版。兩者實在有太多太多的雷同了。一、社會的誤解-相似度70%。二、服務的對象-都是社會所避免或者被邊緣化者-相似度90%。三、當你的父母知道你想要當禮儀師或者想當精神科醫師的反應-相似度99%。不過,越是被誤解,就越是吸引我的注意力。認識我的人都知道,我喜歡看正妹,也看一班化濃底妝與戴上假睫毛的正妹。不過,這種正妹我只把他們當成一般賞心悅目的作品,看過當下,爽一下就忘記了。真正會讓我想要去跟她聊天的,想要了解她的世界的,絕對不是住在中正區XD,而是那種皮膚泛著健康古銅色,大辣辣的邊說話邊吃東西,喜歡騎單車的長髮又長腿美女。為什麼呢?其實我也說不上來。唯一可以解釋的,是我個性的底子根本就是個逆骨吧!

回到正題。在經歷過一些和病友的會談。我後來想到一些值得探討與深思的點。這就是為什麼今天的標題,是"聖女貞德"與"黃金羅盤"啟示錄了。也許有些基督教的狂熱份子,會對我把聖女貞德和精神病人擺在一起不以為然。不過先別急,我並沒有歧視的意思。我只不過想要藉由一些歷史或者電影裡面的人物,來讓大家對精神疾病與精神病人不再那麼的恐懼。

以精神分裂症來說,他的診斷標準,必須要符合其中兩項以上長達一個月之久(或者更久)。其中有一項是正性症狀(一般人沒有,可是此病人有。),一般來說,以幻覺(hallucination)和妄想(delusion)較為常見。而幻覺的定義通常是指,沒有刺激時所產生的異常或者錯誤感覺。問題來了,假如有一天一個人跟你說,他看到或者聽見了上帝...或者有天你的同學跟你說,他看到了鬼...或者有一天,你的小孩看完"黃金羅盤"之後,跟你說,其實我也有小精靈跟著我。這...到底算不算幻覺呢?

思考過後,也許你會回答說,看這些東西有沒有實質存在吧?可是這種子不語的東西,你敢說真的不存在嗎?我們自己看不到,就說他不存在......這似乎不太妥當XD。聖女貞德再我門這樣的時代背景,說不定是個病人;換言之,我們的病人再那樣的時代,只要有人相信他們說的是真的,那是不是有可能成為另外一個聖女或者先知聖人呢?這實在是非常弔軌的一件事情。

另外,這些幻覺和妄想,對於這些人來說,到底是不是不好的東西。有必須要強迫去治療嗎?還是我們其他多數"正常人"主觀的認知,所以才把他們歸類到"the odd person"那一區。說不定,這些奇異的想法和作為,正是他們天生保護自己的一種機制。只是,我們還不了解罷了。

再還無法完全了解精神疾病的時代,我們只能依賴愛心與耐心,去慢慢的探索他們的世界。給予藥物並不是首要之務,情緒的穩定並不代表真的沒事。總而言之,精神科還真的是有趣的一科,有很多發展與改善的空間。不管在疾病的認知與治療,或者社會價值文化上來說,都是一樣富有挑戰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